当年火过披头士的公牛王朝!怎么跟媒体交恶的-


公牛

  “已记不清是1990还是1991年了,当时公牛开拔到华盛顿,对阵当时尚未更名为奇才的子弹。公牛公关总监蒂姆-哈勒姆接到了来自一位特殊球迷的申请。她是来自沙特阿拉伯的太子妃,她当时在子弹主场有专座。她的诉求是面见乔丹,不管是赛前还是赛后。

  哈勒姆将这一消息告知乔丹,乔丹回了一句‘谢谢’便没下文了。这让当时的哈勒姆大为惊讶:对方可是沙特太子妃啊!多年后哈勒姆才明白:但凡公牛去到的城市都会有一个王妃在等着他们,真的没啥大不了。”

  这是存留在《The Athletic》记者大卫-阿尔德里奇记忆中的画面。近日他撰写长文,告诉球迷曾经乔丹和公牛有多火,以及他们是如何让媒体报道步入盛世,又迎来拐点的。

  在NBA史家看来,乔丹和公牛的横空出世改变了NBA比赛模式。针对上世纪80年代令NBA球队取得成功、却也破坏了比赛观赏性的一些主要手段,包括往往会升级为全武行的身体对抗等,联盟也开始立法限制。公牛的防守也不再依靠肌肉,而是依靠迅捷的反应和超长的臂展。在这方面,1991年总决赛只手破解湖人攻防转换的皮蓬堪称楷模。

  乔丹和公牛的出现也让媒体报道步入了盛世。报道公牛,就是为了见证篮球运动经历了怎样的变化。上世纪80年代末,即便电视早在20年前就走进了千家万户,成为人们获取新闻的主要来源,人们仍习惯于通过报纸和杂志来关注体育。那时社交媒体尚未出现,大多数人没有个人电脑,手机还是奢侈品,自然也还不是智能机。

  曾全程经历乔丹效力公牛岁月的WLS电视台体育节目主持人吉姆-罗斯曾说:“在我看来,报道公牛的媒体,比当初报道披头士乐队的还多。”

  在形容一个人或事物有多火时,英文呈现了它灵活多变的造字功能。和“Linsanity”一样,披头士乐队在上世纪60年代的迅速蹿红,也催生了“Beatlemania(披头士狂热)”这一全新名词。人们以此来形容当时披头士乐队不可遏止的知名度,以至于后来披头士从公众视野中消失躲进录音棚,也正是遭到“Beatlemania”效应的反噬。

  即便到了披头士乐队解散20年后的1991年,在当年上映的热播日剧《东京爱情故事》里,女主莉香的终极目标之一还是“让披头士乐队到我家开演唱会”,并由男主完治替代已去世的约翰-列侬“唱给我听”。而这也是中国80一代和披头士乐队的初次结识。

  但就是这样一支披头士,当年的公牛和他们相比,也丝毫不逊色。

  还是据罗斯回忆,就在1992年一个晚上,公牛全队飞往亚特兰大,待专机抵达亚特兰大已是凌晨1、2点。但即使如此,在公牛下榻的丽思卡尔顿酒店门口,仍有大约300多名衣着光鲜亮丽的球迷在痴心等候。这气势连乔丹都被震住了,下车后还瞅了瞅罗斯,笑着耸耸肩。

  在公牛有比赛的夜晚,这样的场面几乎比比皆是。连“眼镜蛇”霍里斯-格兰特都感慨:“这就像当年和‘杰克逊五兄弟’(流行天王迈克尔-杰克逊单飞前所在的家庭乐队,也曾风靡一时)一起旅行。”

  按业界的说法,由于公牛的存在,当时国家和地方电视台“被提升到了媒体食物链的顶端”,影响力逐渐超过平面媒体,能守住阵地的平媒唯有《纽约时报》、《华盛顿邮报》和《今日美国》等实力雄厚的几家。通过电视转播,公牛吸引了全世界篮球迷们的关注,连在欧洲和非洲,也有越来越多的年轻人通过电视观看NBA。

  公牛夺冠也让球迷的狂热情绪暴涨,连素来讲究中立客观的媒体工作者也未能免俗。1991年总决赛G3,当公牛来到洛城打客场时,《华盛顿邮报》记者、身为公牛铁粉的迈克-威尔本在赛前反复叮嘱自己要坚守职业操守,“绝不能在记者席欢呼!”但比赛开始后,威尔本却抓住身旁同行的西服垫肩一顿狠咬,借此压抑自己起身欢呼的欲望。

  但和人们对公牛的兴趣越来越大同步的,是媒体和公牛接触机会也越来越少。比披头士还火的公牛终于还是走上披头士的老路。

  当时NBA记者人数从几十人激增到成百上千人,甚至连老的芝加哥体育馆都无法容纳。起初,乔丹还乐于向记者打听各种流言蜚语,比如大家认为谁表现好、谁表现差,球员场外都干什么,以及是否有什么交易传闻等。但当乔丹发现自己一举一动都被数十台摄像机同时拍下时,他和媒体的私下畅聊变得不可行了,他的戒心越来越强,甚至经常不友好地称呼记者们为“你们这群家伙”。

  1993年东决期间,乔丹在公牛0-2落后情况下被发现在赌城厮混到凌晨,人设瞬间崩塌。在遭受漫天批评后,乔丹开始回避在新闻发布会上公开露面,而是将独家消息捅给和他私交甚好的《NBC体育》记者艾哈迈德-拉沙德。

  真正让乔丹和公牛与媒体关系恶化的,是1992年由萨姆-史密斯出版的那本影响深远的著作,《乔丹规则(The Jordan Rules)》。在书中,史密斯披露了乔丹不为人知的另一面,揭示了乔丹并非人们眼中的道德楷模。此书一经出版就登上了《纽约时报》当月畅销书排行榜首,但随之而来的,是乔丹、皮蓬,乃至后来的罗德曼都开始减少和媒体接触,一度公牛竟安排科尔出任球队发言人。

  《乔丹规则》介绍了公牛1990-91夺冠赛季的故事,揭露了乔丹背后的团队和产业,也将读者视线引向赛场外,披露了乔丹和公牛高层的权力之争,“从他以刻薄的语言怒骂总经理,再到对主帅发脾气”,甚至包括“训练中暴打队友,在比赛关键时刻拒绝传球独断专行”等,堪称对乔丹“最惟妙惟肖的描写”。

  本书还援引了格兰特、皮蓬和卡特莱特等乔丹首次三连冠时队友的访谈。素来心直口快的格兰特在《乔丹规则》成书后曾对史密斯说:“我不知道你写我的内容是好话还是坏话,但只要你写的是真事,那就没问题。”

  但乔丹却不可能“没问题”。于是,当初比赛结束后记者和球员共进晚餐的画面不复存在了。1969年1月30日,披头士乐队在苹果唱片公司楼顶举办了一场出其不意的、仅42分钟的演唱会,这是披头士最后一次公开演出,当年9月他们解散。而对正处报道盛世的体育媒体而言,火过披头士的公牛甚至连这样一场“楼顶演唱会”都没留下。

  (魑魅)

声明:新浪网独家稿件,未经授权禁止转载!